Friday, July 14, 2006

測謊、海馬迴、腦波指紋

測謊、海馬迴、腦波指紋
2006/7/13

當今台灣最熱鬧的諸弊案爆料,真是阿扁當年為尹清楓案所說的:不惜動搖國本!執政的府院黨,天天挨爆,有如每天三頓飯那麼平常,甚至到一個地步,若某天 沒有泛藍這邊爆料,泛綠這邊已經被調教(Conditioned)的神經網絡,也會不甘寂寞,自己爆料;有趣啊,有趣,老百姓又看見了很多帕夫洛夫流口水 的狗。

其實,老百姓已經在這麼多弊案紛爭中痲痹了;說真的,老百姓管不了這些人和誰吃飯和睡覺,只希望生活能好過一點,什麼藍綠、什麼司法正義、什麼誠信、什麼品格、‥‥、等等等,小老百姓只知『日出而做,日落而息,帝力於我何有哉?』,這些,干我屁事啊!

不過,由於好奇心的作祟,近日用盡了自己極度的忍耐,勉強看了幾場名嘴們在電視上的脫口秀,真是感慨萬分,雙方大家吵來吵去,都沒有抓到問題的核心,而就一些枝節末端的項目,大作文章,甚至搬出仁義道德等等大教訓;唉,令人怨嘆。

比方說,有好幾位名嘴不停地說,應該要相關涉案人做測謊,用以證明誰在說謊,以便釐清事實真相。這種迷信測謊功效的無知,令人啼笑皆非。

第 一,測謊無法律基礎,無法當呈堂的證據:從法律上來說,測謊只是檢調方面的恐嚇工具,法律上根本沒有啥鳥用;再者,法律上也無法強制測謊,老子就是不給你 測謊,你能耐我何?不接受測謊,並不等於心虛或默認,司法人員根本沒有皮條;即使測謊成功,又能“證明”撒謊嗎?在律師的觀念中,測謊和放屁同樣效果。

第 二,測謊結果的可信度很低:在很多狀況下,測謊結果根本不可靠,比方說,對於撒謊已經成習慣者,撒謊時老神在在臉不紅氣不喘,測謊所測量的那些二級生理指 標(心跳、皮膚電阻、呼吸速率、流汗程度‥‥等等),根本和平常一樣,如何判斷該個案有沒有撒謊呢?再者,聰明的個案,只要在測謊前,隨便吃一點常見藥 物,如喝一瓶感冒糖漿,就可把測謊的結果,拋到九霄雲外。

第三,測謊對於某些病患,根本無效:在一般的狀況下,只要生理上有問題的人,都會吃某些藥物,這些藥物會對身體產生某些影響,包括測謊所測量的項目;也就是說,身體有病長期吃藥者,測謊的結果,根本不準確。

這其中,特別有一類的病患,測謊根本無啥路用,這類的病患就是神經系統出毛病者,如因脊椎神經被破壞而導致四(二下)肢癱瘓者,因為從大腦傳遞到身軀與 肢體的神經管道已經受到損壞,測謊所偵測的皮膚電阻變化等等項目,並非大腦的正常或即時反應,因而所得到的數據,根本沒有可信度。

從生理角度來說,大腦和全身神經系統有非常密切的關連,兩者相互溝通、相互影響,神經系統受到損壞,大腦也會做出必要的調整,如斷肢者的幻肢症,就是大 腦內的神經網絡還未調整好,還認為已經不存在的肢體還在那裡;這兩者之間的關連,相當複雜,很多細節,還有待腦科學家們來解迷。

不過,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,人腦裡面邊緣系統中的海馬迴,已經被證實和記憶有絕對密切的關係,如果因為某種原因(如因車禍而導致脊椎神經受損長期癱瘓),海馬迴也受到損傷,則記憶機制,也會受到重大的影響。

我們的第一夫人阿珍的記憶,經常和別人有重大的差別,會不會是因為她脊椎神經受損,而聯帶海馬迴也受到影響,因而記憶機制混亂掉了?

如果是這種狀況,阿珍的記憶和別人不同,即使要她做測謊,她也不必刻意撒謊,所得的結果有效用嗎?在她的長期記憶中,因為海馬迴功能不足,某個時刻收受 禮劵細節(數量、日期、贈送者、地點等等)的短期記憶,並沒有進入長期記憶裡面,所以在測謊的時候,她根本無法把這些長期記憶裡面沒有的記憶回叫出來,她 並沒有、也不必撒謊啊!

奉勸泛綠,如果你們真的那麼關心台灣的前途,最重要的一件事情,就是把阿珍的腦袋醫好顧好,最好多找幾個御醫,幫她仔細做個腦部造影,看看她的腦袋瓜是 否已經秀豆了;如果她的腦袋瓜秀豆了,你們的日子絕對不好過,小老百姓的臉,在國際上也無光--我們國家怎麼會有個神經病國母呢?

人類的記憶是個絕對有趣的課題,相關的研究,透過先進的各種腦造影術,如功能性核磁共振(fMRI)、中子斷層掃描(PET)、腦波測量(Brian Wave)等等,到現在才剛剛開始打開大腦迷宮的一小小門縫,透過這些科技,讓我們比以前更加瞭解人腦記憶的機制真相。上個世紀所研發出來的測謊技術,已 經被證實根本難以絕對肯定地達成它的目的,這也是絕大部份的美國法院,根本不接受測謊的原因。

怎麼辦?最新的科技有沒有答案?有,至少有一種方法,比起測謊更為可信,而且日漸被接受,這種方法稱之為腦波指紋(Brain Wave Finger Printing),它直接測量腦波的活動,而非像測謊測量二級生理反應,它直搗黃龍--當事人的大腦;如果某人幹過某事情,不管嘴巴上如何否認,在他的 腦子裡面,總會留下某些記憶,當詢問官問到這些問題的時候,雖然被測者的嘴巴可能有各種自衛的回答,但是他的腦波很笨,無法撒謊,就會很清楚地表示出來; 美國司法單位,曾經應用這種方法,排除了出面頂罪的小弟,也還被栽贓警官的清白。

或許,台灣有關單位,應該引進這套先進的鑑識方法與設備,這些爆料弊案,才真正有解。